EN [退出]
给我给我人人通云教学>中国新闻

_一场意外,痛失父母!3岁小女孩卷入家庭诉讼

2017-11-19 10:20

(央视财经《经济与法》)突遭车祸,父母双双殒命,3岁的乐乐成了孤儿;6年来,两家人历经了多起诉讼,亲人之间爆发的冲突更让孩子不知所措。血缘能否溶解坚冰?孩子能否重归温暖怀抱?

6年前的一个凌晨,山东境内的高速路上发生了一起严重的车祸,一对年轻夫妇同时命丧于此,只留下了一个年仅3岁的女儿—乐乐。如今,孩子已经9岁了,6年来,乐乐,以及来自父亲家和母亲家的众多亲属却经历了一场又一场连绵不断的官司,也造就了乐乐与众不同的成长经历。

2010年11月11日,青银高速路上车来车往,突然,两辆重型货车狠狠地撞在了一起,发生了严重的追尾,乐乐的父母在后车上。

耿爱菊是乐乐的姥姥,开车的就是她的女婿李国栋,并且女儿陈玉芹当时也在车上。两人被送到医院后没多久,就双双去世了。而当时,李国栋31岁,陈玉芹才29岁,更是留下了才三岁的女儿乐乐,就此成了孤儿。突然间,女儿和女婿就没了,这沉重的打击让耿爱菊和老伴一下子都病倒了。

耿爱菊说,两家都是农村的,小两口很有上进心,为了在县城买房安家,买了辆二手大货车跑运输。女婿为了节省开支就没有另雇司机,而是让妻子来押车。

而李家这一辈,只有李国栋这一个儿子,他这一走就只剩下了70多岁的老娘和两个姐姐。至亲离开了,随之而来的却是各种各样纷繁复杂的后续事务。而首当其冲的就是,车祸的理赔官司急需处理,大姐李国英在这个艰难时刻挑起了重担。

2010年11月底,乐乐和她的奶奶、姥姥和姥爷四人作为原告,起诉到了禹城市人民法院,要求对方车主、驾驶员以及保险公司赔偿李国栋和陈玉芹的人身损害48万元。随后法院判决,原告胜诉,两家人获得了46万元的赔偿金。

很快,判决生效,46万的赔偿金就到了法院的账户中,可这笔钱却一直趴了整整4年,无人问津。有钱不赶紧领,这乐乐的奶奶家和姥姥家究竟在想什么呢?

姥姥耿爱菊说,主要就是乐乐的大姑李国英态度特别强硬,两家人始终不能就如何分配这笔钱达成一致意见,两家都想控制这笔赔偿金。

大姑姑却说,主要还是乐乐的姥姥太难说服,怎么都协商不下来,一家拿一半耿爱菊也不同意。

大姑姑说,更让她生气的是,弟弟出事后接二连三的官司让她不堪重负,可乐乐姥姥却不出力也不掏钱。自己打赢了官司,陈家直接受益。

大姑姑说,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姥姥却要求把钱都打到乐乐姥爷的名下,李家当然不同意了。

乐乐的姥姥和姑姑为了这笔钱的分配针尖对麦芒----寸步不让。难道钱就真的这么重要吗?其实,争夺的背后却是两家人之间的不信任在作怪,都觉得对方会把这笔钱据为己有,会苦了孩子。所以,争夺的关键就放在了乐乐身上。谁来抚养乐乐,谁又来掌控乐乐的那一部分赔偿金呢?

姥姥说,虽然乐乐姓李,但她从小就是跟着妈妈在县城长大的。当时,三个女儿都在县城租的房子住。然而,车祸之后,奶奶家非要把孩子接到村里去跟着奶奶生活。姥姥说,孩子当时不愿意,最后是被强行送走的。

牵肠挂肚了3个月之后,2011年2月里刚过完年,姥姥就和女儿开着车去了乡下奶奶家,想把孩子接回县城。耿爱菊说,一看是她姨的车,孩子自己就爬上车了。

然而,在奶奶家看来,这就是明目张胆地抢孩子。大姑姑说,乐乐姥姥还和奶奶起了冲突,奶奶的手都被咬肿了。

孩子虽然被接走了,但是她毕竟还是姓李。2011年3月,李家就在当地的村委会提交了一份指定监护人的申请。结果村委会指定奶奶邴玉荣为监护人。

有了村委会出具的这份说明,奶奶邴玉荣就成为了乐乐的唯一监护人,可以抚养乐乐,并且掌控乐乐的那部分赔偿金。

而姥姥这边也不甘示弱,姥姥和姥爷直接向武城县人民法院递交了一份申请书,要求变更自己老两口为乐乐的监护人。

鉴于双方互不信任的状态,当时法官提出一个折中的办法,就是,赔偿款不好分,那就暂时不分,直接把钱放到一个有公信力的第三方来保存,孩子十八周岁后,交由孩子自己支配。

但是这个方案却遭到了姑姑李国英的反对。她说,车祸后都是她跑前跑后地处理事情,前前后后一共花了5万块钱,这个钱得有个说法。但孩子的姥姥、姥爷不同意,他们认为花不了那么多钱。

最终,2012年11月,武城县人民法院判决乐乐的监护人由奶奶变更为奶奶、姥姥和姥爷。三位老人同时成为了乐乐的监护人。

监护权的这个判决结果,没能解决问题,反而让两家人形成了势均力敌的平衡局面。你有监护权,可是我也有,谁都能处置乐乐那份赔偿金,反而就处理不了了。所以,这笔赔偿金依旧趴在法院的账户里,两家的关系更是如履薄冰。事情又发生了关键性的变化。

两年多过去了,乐乐一直跟着姥姥姥爷在县城生活。老两口生了三个女儿,一个儿子,三女儿也就是乐乐的母亲去世后,他们就没回乡下老家,一直带着乐乐住在小儿子家。而此事一拖,时间居然就已经到了2013年的9月,乐乐满6岁了,该上小学了,突然间姥姥又把乐乐送回了奶奶家。

大姑姑说,当时小姑姑在德州生活,条件比自己好,两姐妹就决定把乐乐送到她小姑姑家去上小学。

姥姥说,这期间,孩子打电话回来说小姑姑偏向自己的儿子,对她不好。当时听到这些情况,姥姥心里很不放心,只能时不时地把乐乐接回来小住,所以两家人大大小小的摩擦就从未中断过。

然而,没过多久,这一切的纷争却戛然而止。2014年8月,乐乐的奶奶邴玉荣因病去世了。

于是,姥姥就把乐乐又接回到了自己的身边。

因为奶奶的去世,乐乐结束了来来回回的寄居生活,而更重要的是,领取那笔赔偿金的症结也没有了,因为乐乐的监护人只剩下姥姥和姥爷了。2015年春天,耿爱菊作为乐乐的监护人从禹城市人民法院领到了这笔赔偿金。然而,这笔钱是了结了,但是谁都没想到乐乐父母身后的另外两笔钱却又冒了出来,正是这两笔钱让两家又打起了新的官司。

2015年7月,姥姥和姥爷来到了武城县人民法院,起诉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武城支公司,要求支付李国栋的意外伤害保险金5万元。

2015年9月,两人再次来到法院,起诉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德州支公司,要求支付李国栋和陈玉芹的人身保险金28万元。

然而,姥姥提起的两个诉讼却难倒了她的委托代理律师。因为姥姥、姥爷手里没有保单,保险公司没法理赔。

要打保险官司,却没有最关键的证据—保单。那么保单究竟哪儿去了呢?姥姥说,女儿女婿在太平洋人寿买的三份保险都是通过他大姐李国英买的,因为李国英就是卖保险的,所以保单就在她手里。

从2010年11月出了车祸,马上5年诉讼时效就到了,所以姥姥才迫不得已把保险公司告上了法庭,还追加了两个姑姑作为第三人。

按理说,大姑姑就是卖保险的,她应该知道5年诉讼时效这个事,那她为什么就是不把保单拿出来呢?

姥姥说,大姑姑坚持要把这笔保险金作为保费直接给乐乐买成高额的保险,因为大姑姑就在保险公司上班,这样就能从中赚取提成。

与此同时,状告另一家保险公司要求支付李国栋5万元意外险保险金的案子也在同步进行。姥姥作为原告一方,手中也是没有保单,很难处理。可当后来,通过法院终于调出了原始档案时,它却给了姥姥耿爱菊当头一棒,因为这笔5万元的保险金早就已经赔付完毕了。

在保险档案中,领钱人的签名一目了然,而这个邴玉荣就是乐乐的奶奶。原来,早在6年前车祸后不久,保险公司就已经把这笔钱赔付到了奶奶邴玉荣提供的银行账号内。

但是保险档案却显现出了奇怪之处,在几个关键的签字页上,都只有奶奶邴玉荣的签名,并且每个签名的字迹都不一样。原告代理律师认为应该不是奶奶本人签的。

那么,这笔钱究竟是不是奶奶邴玉荣领走了,70多岁的老人能处理这样复杂的事情吗?这钱又究竟去哪儿了呢?耿爱菊认为这笔钱是被孩子的大姑姑取走的。

这一系列的事情,让乐乐的姥姥耿爱菊非常恼火。在她看来,这两笔保险金不能顺利拿到,都是姑姑从中作梗。5万的这笔,她居然早早的就用奶奶的名义给取走了,根本没有告诉自己。28万这笔呢,姑姑更是死攥着保单不松手。那么现在,官司打到了法院,这两笔保险金最终会有个什么结果呢?

当时在法庭上,大姑姑拿出了李国栋夫妻俩的死亡通知书。上面明确地写着,陈玉芹死于2010年11月11日0点30分,李国栋死于凌晨3点。两人的死亡时间仅仅相隔2个半小时。大姑姑认为保险金没有姥姥、姥爷的份儿。

那么,这2个半小时的差距跟保险金的分割又有什么关系呢?为什么会没有姥姥和姥爷的份呢?

在法庭上,李国英拿出了弟弟和弟媳的三份保单。其中一份是李国栋给自己投保的10万元终身寿险和10万元定期寿险,一份是为他自己投保的2万元意外险,受益人都是妻子陈玉芹。还有一份是妻子陈玉芹投保的6万元终身寿险,受益人是李国栋。

而正是因为妻子陈玉芹比丈夫李国栋先去世了2个半小时,所以她的这笔保险就自然由丈夫李国栋获得。两个半小时后,李国栋也去世了,他名下的22万元保险和他获得的妻子的6万元保险,总共28万的保险金就都成了他的遗产。

按照我国《继承法》的规定,李国栋的第一顺序继承人当时就只剩下了母亲邴玉荣和女儿乐乐,也就是说这笔保险金只能由乐乐和奶奶继承。从法律关系上讲,乐乐的姥姥和姥爷确实没有分割的权利。

而由于奶奶已经去世,她名下的那份遗产还得进行再次分割。

此外,由于李国栋隐瞒了自己的实际职业是司机,2万元的意外险,保险公司只赔付了5000元,最终赔付的总金额是26.5万元,将由乐乐以及两个姑姑,三人分割。

含辛茹苦养大了女儿,然而女儿用生命换来的钱却和父母毫无瓜葛,反而是没什么关系的两个姑姑能分到钱,这个分割结果让姥姥和姥爷难以接受。而乐乐的两个姑姑在给法院递交的《第三人意见书》中却明确表示,要求分割10万元的保险金。但她们也表示,分这个钱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将来给孩子,增进一下和孩子的感情。

两个姑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原来在这几年两家的纷争中,她们想去看乐乐,却发现乐乐离她们越来越远,甚至心中开始有了敌意,这是她们最不希望看到的。

姑姑李国英看来,侄女乐乐之所以跟自己这么生分,都是因为姥姥的原因,所以她觉得她必须拿到自己应该拿的这笔钱,等乐乐长大了以后,再亲自交给孩子。这时孩子没准儿已经懂得亲情的重要。

但是对于姑姑的这份良苦用心,姥姥却不以为然。她觉得自从女儿女婿去世后,姑姑李国英就没有真心为乐乐着想过。自己一直瞒着外孙女父母已经去世的消息,跟她说父母去国外打工了,姥姥家一直想把这个秘密包裹住,但是没想到姑姑这边却把这个事给捅破了,虽然乐乐到现在还不相信父母不在了。

2016年3月19日,是乐乐9岁的生日。12天之后,也就是3月31日,最后一个保险官司终于宣判。这一直困扰着两家人的保险官司终于尘埃落定。

首先出结果的是5万元这笔保险金。虽说6年前,保险金就已经被奶奶家给领走了,但是在理赔手续上却存在着问题。因为赔偿款不是以乐乐的名义领取的,也不是以乐乐监护人的名义领取的。

合议庭讨论认为保险公司在理赔时审核不严、依据不足,侵害了原告的继承权。最后,法院判决保险公司赔偿乐乐保险金2.5万余元及相应的利息。

第二笔是26万元这笔保险金。因为始终调解不成,法院只得通过判决来进行分割,而关键就是在分配的比例上。法院判决保险金的70%归乐乐所有,30%归奶奶所有。

奶奶已经去世,名下的30%由两个姑姑以及代位继承的乐乐三人平分。最终,法院判决,乐乐分得了这笔保险金的80%,21.2万元,两个姑姑各拿10%。

随着两个官司的结束,两家人的纷争终于平息了下来。如今,乐乐在姥姥家生活得很安稳。

现在乐乐一想爸爸妈妈了,就会拿出旧照片,一遍又一遍地细细翻看。而对于父母的久不露面,乐乐却对姥姥的说法深信不疑,觉得妈妈随时都会回来看自己。

这是一个让人心疼的孩子,她的成长伴随着父母的缺失,官司的压力与亲人们的争执。姥姥一直奋力地为乐乐争取权益,6年中经历了4起诉讼,可谓是心力交瘁。但是这艰苦的争取过程,却狠狠地撕裂了两家人的亲情。曾经,3岁的乐乐对姑姑还很依恋,如今,9岁的乐乐却对姑姑充满了敌意。双方都说,是为了孩子好,那为什么不能把这些“好”汇集到一起,多些信任,做到好上加好,真正地呵护孩子健康成长呢?看完这个案例,希望我们这些成年人都能放下心中的长矛,多为身边的孩子筑起温暖的藩篱。

《官司缠身的小女孩》经济与法1月9日20时播出。

(本文编辑:陈雨芫)

当前文章:http://12475.chinahuangyue.cn/shehui/5gnsa.html

发布时间:2017-11-19 10:20

乡村爱情9手机免费播放  swot分析怎么读  李宁体育公司  切割机  低血糖怎么办吃什么好  错惹狼性总裁  一年生中药材种植  沙宣头短发女发型图片  杨宗福现状  函授本科报名时间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一场意外,痛失父母!3岁小女孩卷入家庭诉讼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湘潭超银河大怪兽格斗1